太阳城娱乐平台

人大附中耕读社:用锄头和草帽感受天人合一的智慧

2019-05-13 发布:

  (特约记者 马慧娟)“某一次地理课上,老师将各式各样的农作物照片放在ppt上,然后问大家这些都是什么作物。当时全班鸦雀无声。我自己也很惭愧,身为农业民族的后代,都五谷不识了。”人大附中耕读社创始人、高二学生董润隆谈起创办耕读社团的初衷时,这样说到。

  “现在我们这群年轻人,记住的知识往往很多,可一些最基本的东西却不知道。我觉得这挺可怕的,要改变这种状况,必须从自我做起,影响身边的人。”抱着这个想法,董润隆于2016年6月初向人大附中的团委申请创立耕读社,还把小伙伴薛楚轩、袁潇雨拉入了社团的创始队伍中,并在6月中旬就和几位没有接触过土地的同学建立了校外试验田,开荒、播种,他们首选的作物是葱、红薯和红小豆。

  这让香港中文大学历史学博士、人大附中团委书记刘炜眼前一亮。在人大附中目前活跃的100多个学生社团中,以农业实践为主题的社团“只此一社”。“有一群中学生,能在这么酷的年纪,戴上草帽、拿起锄头、捧起书本,在寒来暑往的交替中,在时光缓流、作物慢长的过程中,身体力行去体悟农业生产的辛劳与农耕文化的智慧,简直太棒了!”刘炜说。

  2016年10月,董润隆带领种植的葱成熟了,他又组织了采摘活动,并将其发布在了朋友圈,“本想只是‘酷炫’一下,没想到很多家长觉得我们的葱长得很好,很自然,就问卖不卖。”董润隆回忆。这让他深切地感受到了收获的喜悦和现代都市人对绿色食品的渴望,两个小时之内,100多株“没有见过化肥”的葱被一抢而空,还有人纷纷追问:“下一次抢购,在什么时候?”

  虽然有了收获的喜悦,但董润隆坦言,让同学们重新拾起对农业和土地的兴趣,其实挺不容易的。因为大家从小生活在城市里,根本不了解真正的农耕生活。“我必须让农耕进入到同学的生活中,让他们亲自拿起农具,体验农业劳动的快乐。”于是,在10月份,他又组织了一次冬小麦的种植活动,还邀请了农场里的农民进行指导。“那时,是我们第一次认识到冬小麦的苗竟然像韭菜,第一次知道,小麦播撒的间距还有种种讲究,否则会颗粒无收。”袁潇雨分享时说。

  董润隆多次在社团介绍的环节分享耕作中“最有趣”的事,就是撒农家肥。为了让大家体验原汁原味的农耕,在施肥时,他没有让社团成员用市场上的化肥,而是从生态农场里要来了农家肥。它味道不太好闻,一般人都不愿意用手去抓。董润隆就带头“下手”,还要求每一位社团成员必须亲自抓,不许用工具,不许戴手套。就这样,他们把代表着绿色的农家肥一捧一捧地撒在田地里,享受着培育的快乐。董润隆感受到了农家肥“软软的、热热的、一点也不脏”,就这样,在一次次的勤耕实作中,同学们见识到了农耕文化的魅力,“后来都抢着去干活”。在交流分享环节,很多社团成员表示,耕作比打游戏、泡网吧有意思、酷爽多了,还更有意义。

  其实,在选择农家肥的过程中,董润隆也遇到了“阻力”,一些同学觉得化肥实用又方便,而且现在普遍在用,“没必要那么麻烦”。但是董润隆很坚持,绝对不能让耕读社的这块试验田接触化肥。

  谈到这份坚持,董润隆说起了父亲对他的影响。董润隆的父亲不喜欢城市的喧嚣,平时最常待的,就是自己的农场。假日里,早晨4点起床,父亲会带着他在农场里跑5公里,然后“在土里做100个俯卧撑”。董润隆的鞋子和裤腿儿经常都是泥点满满,回去洗澡,也是一层厚厚的土,但他一点都不嫌弃,还觉得很接地气。“生命本来就来自土地,多与土地建立连接,自己的心胸和视野也会开阔很多,也没那么多压力了。”董润隆说。